影视版权监测:著名动漫品牌麦兜系列电影《麦兜当当伴我心》7月10日上映,好评如潮,首日票房便达500万元。然而,上映不到5天,记者便在网上搜索到高清版的《麦兜当当伴我心》。有意思的是,在近日的影片宣传活动上,为影片中的猪妈妈麦太配音的香港演员吴君如呼吁大家去影院支持麦兜。在电影院看过电影的网友直呼,情何以堪,麦兜这只笨笨的粉色小猪没有保护好版权呀。
  当今时代,版权的商业价值日益凸显,据新闻出版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版权产业对国民经济贡献率已达6.2%。在《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征集意见之际,记者专访了长期关注版权保护的北京市知识产权保护协会监事长、中国版权保护联盟理事杨旭日。他认为,文化产业的经营者对版权的自信心还不够。他将文化自信心放在版权保护的第一层次,认为中国曾经有很多动漫形象做的比较成功,比如黑猫警长、虹猫蓝兔等等,但是国人的自信心不够,总觉得我国的动漫不好,创业者没有持续做下去,乃至做成一个世界级的大品牌。
  字体的权利应受到重视
  票房大获全胜的《失恋33天》在影片字体使用上惹上了麻烦。2012年3月31日,国内字体研发机构造字工房认为《失恋33天》未经许可使用其开发的“悦黑体”。该字体网上售价2万元,优惠价为4999元。东窗事发后,《失恋33天》的制片方只愿意按优惠价支付,而造字工房则要求制片方按照原价一分不少进行赔偿。
  影视作品用字体需要支付费用吗?杨旭日认为,现在大家都承认字体具有软件著作权的特点,但还忽视了字体也具有美术作品著作权的特点,使用字体让作品更好看,更具冲击力,这种状态下使用字体肯定需要付费。但目前还没有一套完善的字体证明体系。
  造字工房的字体被侵权折射出字体行业版权保护的困境。杨旭日所在的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电子诉宝洁“飘柔”字体著作权案也曾引起业内强烈关注。北大方正认为,宝洁公司生产的飘柔洗发水等产品,在外包装上大量使用方正“倩体”字库中的字体,侵犯了其著作权。北大方正向宝洁公司和销售产品的北京家乐福索赔134万元。2011年4月初,一审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了北大方正的诉求。北大方正提出上诉。2011年7月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了方正电子的上诉请求,方正败诉。业内人士指出,法院终审判决对于倩体“飘柔”两字是否具有美术作品著作权这一争议焦点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实际上回避了“字库中的单字有无美术作品著作权”这个困扰司法良久的核心问题。
  字体的知识产权属性没得到很好的认可,其属性经历了几次变化。杨旭日介绍说,有段时间认定为软件作品,后来又认定为美术作品,现在又认定为软件作品。“字体是软件作品,拥有软件作品的权利,但是软件并不是其所有的表现形态,有时候字体也表现为美术作品,这时需要给这个字体赋予一定的权利。”杨旭日说。字体的保护没有纳入到现行的《著作权法》。杨旭日建议,《著作权法》可在美术作品的分类中明确赋予字体权利。
  记者了解到,北大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电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中文字库产品提供商,在全国100余家大学出版社中,已有超过60%的出版社接受方正字库授权使用模式。尽管如此,方正字库及字体行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记者了解到,方正字库至今仍然能运作下去,主要是靠其他业务来维持。立法缺失,侵权和盗版肆无忌惮,导致字体行业无法健康发展。“现在中国的汉字字体还没有韩国和日本多,或许以后我们还要到日本去买汉字。”杨旭日不无悲观的告诉记者。
转载至:http://comic.people.com.cn/n/2012/0722/c124084-18570539.html